免費論壇 繁體 | 簡體
Sclub交友聊天~加入聊天室當版主
分享
返回列表 发帖

听老人们讲,刘禅就是垮掉的那一条龙

简阳丹景山遗闻

  一时秋雨叠冷意,哪堪残红摇落池。

  丹景草瘦怜枯枝,庐房炊烟晓落日。

  黄荆石梯立云志,书台黄土淹古昔。

  晩读勤耕非阿斗,不登悔亭斜雨细。

  丹景宜影,五龙雨斜,读巫昌友的诗,总是有几分尘土飞扬的喧嚣,在那些没有平仄的遗韵里,愁云淡雨,枯木旧草都是看不见的历史钩沉。

  简阳人是不能不去丹景山的,而我却注定要与丹景山擦肩而过。

  几次路过都因或多或少的原因,都却步于五龙场下。

  我不是过客,却只能远眺鹿子凼,仰视忠烈柏。

  我不是过客,却只能在那些看似久远的脚印里聊听山上佛兴寺的钟声。

  人生往往就是这样,看似一线之间的距离,却始终未能得见。

  有一首歌叫相见不如怀念,我有些慒懂,更是有一些恐惧,在怀念那个无底洞里,人生该是一个怎样畏缩的春秋。

  错过的终将是错过,既使下着雨,我依然怀念着那个千古的传说,也许对于众多的简阳人来说,丹景山就是一个与黄荆条子有关的传说。

  在四川,有一道菜我是从来不吃的,这道菜叫干笋子熬肉,做法很简单,回忆却是不怎么美丽的。

  但凡是七零后生人,没有不望而生畏的,干竹片打得屁股生疼的记忆那是永远也抹不去的!

  “黄荆条子出好人”与“干笋子熬肉”竟成了很多小朋友童年时逃不过的劫,这个劫也包括了三国时蜀国的后主刘禅。

  传说中的刘禅是个不安分的主,既可以骑马到九里埂吃花生,还可以趁天未亮私会五龙场的酒家女,年纪轻轻就有了人面桃花的雅事。

  可怜一代名士,天下鸿孺秦宓,冥冥间竟然做了一个昏庸无能皇帝的老师,没有留芳百世,却被简山简池的人们遗笑了千年。

  有人说老虎的屁股摸不得,太子刘禅的屁股更是打不得的,或许是秦宓过于苛刻严谨,或许秦宓师父已经怒不可遏,反正丹景山的黄荆条子没有认黄,重重的抽打了刘后主。

  逆天的事情终于有了逆天的结果,刘后主诅咒黄荆断子绝孙的故事也就浓墨重彩的涂了一笔。

  刘禅最终亡国成了安乐公,在不经意间,又上演了一场活脱脱的“少壮不努力,老大徒伤悲”的经典桥断。

  时光如逝,故事却没有完结,听五龙场的人们讲,刘禅死后异常愤悔,每夜亡灵都会到读书台哭泣,有时声大,有时声小,耳朵敏锐的人都会听到。

  然而时过境迁,现在的痛哭流涕又有什么用呢?悔之晚矣。

  也许是悔之晚矣四个字过于泣血,触及到了太多人的心扉,在读书台对面,唐朝的简州刺史郭封颖修筑了“悔晚亭”,并写下了“登山莫登悔晚亭,黄荆死去君亡国。分东千里今犹见,未见后主写青廓”的诗句!

  悔晚亭也成了历朝历代读书人凭吊的地方。

  丹景山因为刘禅,没有了黄荆。

  也因为刘禅,连六龙朝丹景的壮景也演变成了五龙朝丹景。

  听老人们讲,刘禅就是垮掉的那一条龙。

  历史就是历史,传说也就是传说,看那些前朝旧事,除了一番感慨外,其实能做的真的很少。

  无聊的时候也会到丹景山去寻找黄荆,尽管有些累,却仍然乐此不彼。

  丹景林秀,三国渺远,很多时候,我们寻找的不是古迹而是在寻找自已。

平顶山白癜风医院http://www.hnly100.cn
开封白癜风医院http://wap.xxbdfyy.cn

返回列表